万达集团股权激励

同花顺中大单净量。主力资金。 机构动向几个指标的意思是什么?大单净量和主力资金是不是一回事?

在一般的股票软件中,通常把100手以上的算作大单。在划分"量"的同时,也会综合价格的因素。因此,低价股的大单"量"的标准会更高些。不过这样的简单模型并没有考虑到一只股票盘子大小的因素。试想,同样是一笔1000手的单子,对于总股本10亿股和总股本2000万股的股票来说,意义显然完全不一样。基于这种考虑,现在同花顺的大单正在试图改进,不再按照成交金额的绝对值来划分,而要按照成交金额相对于该只股票流通市值的占比来划分。
至于“主力增仓”(或机构动向),则是把小单除外,对超大单、大单、中单合并统计,凡主动买入则计为“增仓”,主动卖出计为“减仓”。但这样也有缺陷,例如股票涨停,成交数全部计为主动卖出,而跌停,成交数全部计为主动买入。昨天江西长运高位一字跌停,全天仅成交7000多手,却排为沪市增仓第一名。
综上所述,同花顺上的这些指标,可以大概浏览,不必当真。除非新版能改正这些缺陷。

股票交易中的买卖一手二手三手四手五手什么意思

手是股票的交易单位,一手=100股。

玩弄于股掌中什么意思

你好,博客上的一个解释
“玩弄于股掌之间”,这话出自成语“股掌之上”,见之《国语·吴语》:“大夫种勇而善谋,将还玩吴国于股掌之上,以得其志。”解释为大腿和手掌上面,比喻在可操纵、控制的范围之内,本来与性无涉,但股掌之间,正好是男人与女人的性核心区,如果以此来关照这句熟语,就有了另外的含义。
不管动物还是人,一般而言,对性的态度都不能不是认真的,因为如果不是那样,族类的绵延早就成了问题(性是自觉不自觉的优选法)。至于把它当作一种手段来玩弄异性于股掌之间的,是不是只有知性很高品性却不一定那么高的人?我不知道。
性可以是政治交易,这历史上常常可以看到,性也可以是商品,这现实生活中几乎比比皆是。
在世界范围的性解放之后,人们对性的态度早变得不那么认真了,而这肯定有违上帝的意旨,至于最终会引出什么结果,同样我还是不知道。
“玩弄于股掌之间”是一种自觉的态度,这与不得已、被别人当作什么不同,玩弄本身也是有趣味的,且看夏姬把若干国君与大臣玩弄于自己的股掌之间,她一定醉心于这种”玩弄“,乃至不能自拔,最初可能有利益的考虑,后来玩弄本身的趣味远远超出其他收获。
于是把陈国玩掉了。

山鹰纸业重组后到底有没有涨跌幅限制

当然有涨跌幅限制,因为它只是重组,与股改重组,和暂停上市后恢复上市不同。

2020年新股票怎么查?

2020年共有438家公司登陆A股,是A股历史上新股发行数量最多的一年。常态化新股发行之下,IPO堰塞湖有效缓解。新股发行质量与数量并重,2020年以来上市的新股基本面状况好于2015、2020年上市的新股。新上市公司中游制造业IPO公司数量最多,符合“脱虚向实”的政策导向。
统计显示,2020年证监会发审委共审核498家公司的IPO申请,其中380家通过,86家未通过,22家暂缓表决,10家取消审核,IPO通过率为76.31%。全年发放IPO批文366个,募资规模总额为2059亿元。大发审委对拟IPO公司的业绩要求更严,上任后IPO通过率由81%降为56%。业绩不再是唯一的重点,大发审委关注问题更为全面。公司业绩的真实性、内控管理规范程度等规范性问题,以及持续盈利能力、募集资金投向的合理性等实质性问题,均是大发审委关注的重点。
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通过IPO严审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,平均获得9个涨停板,平均开板涨幅265%。新股上市后获得的连续涨停一字板数量与当时市场情绪密切相关。今年开板涨幅较高的新股大多具有如下要素:上市前业绩高增速、主营业务具有稀缺性、技术水平和行业地位高、与上市时市场风格匹配度较高。

IPO最严新规谁受影响最大?

三问IPO最严新规

证监会:被否企业3年后才可重组上市

IPO又被加了一道紧箍咒!上周末,证监会发布IPO新规称,将对标的资产曾申报IPO被否决的重组项目加强监管,企业在IPO被否决后至少应运行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。这意味着,上会企业一旦IPO被否,不仅短时间内无缘直接IPO,就连借壳这类“曲线上市”之路也被堵死了。

IPO新规同时表示,对于不构成重组上市的其他交易,证监会将加强信息披露监管,重点关注IPO被否的具体原因及整改情况、相关财务数据及经营情况与IPO申报时相比是否发生重大变动及原因等情况。证监会将统筹沪深证券交易所、证监局,通过问询、实地核查等措施,加强监管,切实促进上市公司质量的提升。IPO新规引发券商界广泛热议。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拟申报企业、壳公司和3年内被否IPO项目企业都将受到新规的影响。

1 谁受新规影响最大?

能借壳的标的将减少。2017年10月第17届发审委亮相以来,IPO过会率一直保持低位。与此同时,并购重组的过会率一直保持高位。这种分化格局,导致一些企业左右摇摆,特别是在IPO被否后,面对IPO低过会率短期难改的现状,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通过重组上市的意愿日益强烈。新规实施后,2015年2月23日以来被否的IPO项目将受影响,这些被否标的资产将不能适用重组上市,“对壳公司而言,可能是利空。”

不过也有券商人士认为,新规主要是心理层面的深度影响。除个别企业外,大多被否的拟IPO企业并不具备借壳上市的条件和体量。借壳的优势在于时间快,但弊端也很明显。首当其冲的便是壳费问题,“当前壳公司市值几个亿到几十个亿,上市成本高,按PE换算后对企业净利润要求很高。”其他的弊端还包括股权稀释严重,壳公司质量不稳定、优质壳稀缺、整合难度大等。

近年来IPO被否的企业,走重组上市的成功案例并不多。最近3年,共有146家企业IPO被否,排除已再IPO申报和已再次申请IPO的14家企业,其他132家企业目前都将不能适用重组上市。

2 加速化解堰塞湖?

据证监会最新数据,截至2月22日,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438家,其中,未过会411家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404家,中止审查企业7家。

截至本周末,今年以来已有22家企业终止IPO排队,延续了去年四季度以来终止审核企业家数保持高位的常态。2017年全年,终止审查的企业数量为149家,仅12月就有45家终止审查,其中35家终止审查时间发生在后半个月。

终止审查企业数量的大幅增加,与此前的监管层表态不无关系。对于此次新规的影响,一位长期从事企业上市服务业务的律师表示,估计又有一批在会项目将撤材料,拟申报企业对带病申报也会有所忌惮,或将加速化解堰塞湖。

3 IPO监管初见效?

据介绍,2017年,深交所不断加强监管力度。深交所召开重组会136次,审核230家次的重组信息披露文件,发出重组问询函件250余份,就37家次重组方案存在的问题请示证监会,其中有16家次重组方案在“刨根问底”式监管下终止。

对于重组上市类方案,深交所表示,坚决贯彻从严审查理念,针对上市公司控制权与主营业务稳定性、交易资金来源等进行刨根问底式问询,真正把好重组信息披露审查第一关。2017年以来“清壳式”重组问题逐渐突显,上市公司存在沦为“空壳”的风险,对于此类方案,深交所快速反应、充分问询,关注方案的合规性。

2017年,上交所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和证监会的总体部署,将防控市场风险、服务实体经济中心任务,牢牢嵌入并购重组方案信息披露问询中。全年累计审核重大资产重组预案99单,督促公司补充披露各类问题1100余项,要求中介机构发表意见800余次,监管约谈财务顾问10余次。经过监管,十余单“类借壳”、标的资产质量疑点明显和存在利益输送嫌疑的重组方案主动终止。

此外,A股IPO新的审核动态机制也正在形成,一方面让符合标准的企业可以IPO尽快上市;另一方面让质量不足够优质的企业知难而退,取消排队或者撤回资料。既解决IPO“堰塞湖”问题,也提升过会企业质量。

规范谁谁影响就大。